粤财司歌:《我的信仰》
您好,   | 我的帐户   | 安全退出
信托学堂
首页>新闻资讯>信托学堂

慈善法视角下慈善信托与基金会的比较分析

2016-10-27


一、引言:

20169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慈善法》(以下简称“《慈善法》”)正式生效,其中,慈善信托引起了社会各界高度关注。一直以来,我国公益慈善事业的主要实施主体是基金会。那么,信托公司从事慈善信托,与慈善基金会之间究竟是竞争关系,还是合作关系呢?

 

二、基金会与慈善信托的主要区别

目前慈善信托主要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托法》(以下简称信托法)、《中国银监会办公厅关于鼓励信托公司开展公益信托业务支持灾后重建工作的通知》、《慈善法》和《民政部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关于做好慈善信托备案有关工作的通知》等法律法规的规定,而基金会主要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益事业捐赠法》和《基金会管理条例》等法律法规的规定。基于此,本文分别从成立、运作、信息披露等角度对基金会、慈善信托进行对比。

  现有法律法规下,基金会与慈善信托对比一览表


 

基金会

慈善信托

成立方式

有原始基金的要求,至少不低于200万,设立门槛高[①]

经登记管理机关批准;

对信托规模无限额要求;

设立慈善信托采用备案制;

监督机制

受民政部门管理和监督,信息透明度一般;

向银监会报告、向民政部门报备;

定期信息披露,引入信托监察人进行监督,透明度高;

捐赠财产破产隔离

不具备;

具备;

捐赠财产账户管理

基金会只有一个银行账户,需根据不同慈善项目手工进行资金区分;

每个慈善信托都有对应的信托专户(银行账户)运用,确保专款专用;

捐赠财产保值增值

多数基金会缺乏投资管理能力。

实务中一般以活期存款方式存放于银行;部分基金会的投资则委托银行、信托等专业金融机构进行;

具备专业投资管理能力。

可依据委托人风险偏好在慈善信托合同中约定捐赠财产的投资管理范围,实现捐赠财产的保值增值;

捐赠财产管理过程中的税收

取得投资收益和股权增值收益时需缴纳所得税;

信托计划属于契约型产品,非法人主体无需缴纳营业税和所得税;

捐赠发票

可直接开具捐赠发票;

暂无法直接开具捐赠发票;

实务中多通过与基金会合作为委托人开具公益事业捐赠票据;

运营成本

较高。

基金会的薪酬及行政支出的上限为当年总支出(含捐赠支出)的10%;基金会通常从捐赠资金中提取5%-10%作为运营、管理费用;

很低。

慈善信托受托人管理费和信托监察人报酬,每年度合计不得高于慈善信托财产总额的千分之八,实践中一般不收取;

每年最低捐赠额度

公募基金会每年慈善事业支出不得低于上一年总收入的 70%

非公募基金会不得低于上一年基金余额的 8%

无要求,可灵活掌握;在股权等长期资产捐赠方面具有优势;

 

三、基金会与慈善信托的比较分析

从上表可知,慈善信托与基金会在以下几方面存在较大差异:

1、     慈善信托可实现捐赠财产的破产隔离而基金会无法实现。

发生捐赠行为时,捐赠财产所有权转移到基金会名下,捐赠财产丧失独立性,故基金会无法实现捐赠财产的破产隔离功能。反观慈善信托,据《信托法》第16条,信托财产与属于受托人所有的财产(以下简称固有财产)相区别,不得归入受托人的固有财产或者成为固有财产的一部分。由此奠定了信托财产的破产隔离功能。慈善信托委托人的捐赠财产与受托人的固有财产相分开的,即使受托人破产也不会被列入破产财产。而且慈善信托设立后若出现受托人违反信托义务或者难以履行职责情形,慈善信托可依法置换受托机构,不会影响慈善信托的存续以及慈善目的的最终实现。

2、     慈善信托与基金会享受的税收优惠政策差异。

慈善信托最早起源于英美法系国家,已有数百年的历史,其慈善信托的种类、税收优惠等各方面很成熟,形成了较为系统的理论体系和制度体系。在英美法系国家,慈善信托本身就是公益团体,而在我国,慈善信托不具备法人资格,也不属于社会团体,在现行的税收制度下不具备开具捐赠发票的资格。这是当前慈善信托遇到的难题,立法层也开始注意到这个问题,我国于201691日新颁布的《慈善法》规定“未按照前款规定将相关文件报民政部门备案的,不享受税收优惠”,换而言之,经报备的慈善信托是能享受税收优惠的。但《慈善法》并没有条款对慈善信托税收优惠作出说明,相信后续将出台实施细则作补充,以扫清慈善信托的的税收障碍。

在展业中,慈善信托可通过与基金会合作,例如引入基金会作为慈善项目的运作方来解决捐赠发票开具的问题。此外,慈善信托属于契约性产品,而非法人主体,在捐赠财产管理过程中不需缴纳营业税和所得税,而基金会需要就捐赠财产管理所得投资收益缴纳所得税。

3、     慈善信托与基金会在捐赠财产的保值增值方面的差异。

目前法律法规并未对基金会的投资渠道做具体限定,但明确了基金会财产保值增值应当遵守合法、安全、有效的原则。实践中由于基金会人力和投资经验有限,且《基金会管理条例》明确规定基金会理事会违反本条例和章程规定决策不当,致使基金会遭受财产损失的,参与决策的理事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因此,目前大部分基金会都不敢轻易涉足投资领域,基金会财产的保值增值现状不容乐观。

据基金会中心网中共收录的4235家基金会的数据[②],如图1所示, 20144235家基金会共实现425.93亿元收入,其中依靠投资增值的收入约为28.64亿元,占比仅为8.4%。图2列示的是截至2014年年底基金会净资产的分布情况,其中503.91亿元为货币资金(一般以活期存款方式存放于银行),即近47.7%的基金会净资产处于沉睡状态。

         1:4000多家基金会收入来源图          2:千亿基金会净资产分布图

基金会的投资一般委托银行、信托公司等专业金融机构进行。4235家基金会中仅有1350家基金会有投资行为,合计投资金额为460.77亿元,平均投资收益率为6.17%,较好的实现了基金会资产的保值增值。其中,通过信托公司进行投资的金额约为83.51亿元,平均投资收益率为7.90%,高于有投资行为的基金会的平均投资收益率。

相对于基金会而言,信托公司更擅长投资运作,能灵活运用各种金融工具,通过投资组合实现慈善资产的保值增值,实现慈善资产的“自我造血”,从而使更多资金投入到慈善事业中。

4、     慈善信托与基金会在管理运作上各有优势。

慈善信托的管理运用优势体现在:其一,慈善信托在账户管理方面更加完备,每个慈善信托都有对应的信托专户(银行账户),用于接受委托人捐赠款和实施慈善项目拨款,确保捐赠资金专项专用。账户是源头,管住账户就管住资金,慈善信托通过专用账户,将慈善资产与信托公司的固有资产相隔离,与其他信托产品相隔离,由保管银行负责监管,定期出具保管报告,这些都是基金会无法做到的。

其二,慈善信托受民政部门和银监会的双重监管,有明确的信息披露要求,且引入信托监察人制度加强对信托财产管理运用的监督,透明度较高。慈善信托的受托人应当每年至少一次将信托事务处理情况及财务状况向其备案的民政部门报告,并向社会公开;监察人负责监察慈善信托运作的合法合规性,定期或不定期就慈善信托的运作情况发表监察意见,必要时有权以自己的名义为维护受益人的利益提起诉讼。

基金会的管理运作优势体现在其在慈善项目实施方面。作为我国长期以来慈善事业的主要实施主体,基金会在受益人的筛选、慈善项目于运营管理上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四、结论

通过梳理慈善信托和基金会适用的法律规范,分析慈善信托和基金会在开展慈善事业上的比较优势,笔者认为:

1、信托公司与基金会在开展慈善事业上并非相互竞争。

基金会在小额公众捐赠资金的募集和慈善项目的实施上经验丰富,而信托公司在面对诸如企业、高净值人群的大额捐赠和慈善财产投资管理、账户管理和信息披露等方面较为擅长。信托公司与基金会在开展慈善事业上各有比较优势,而非相互竞争。

2、信托公司与基金会携手合作,实现“1+1>2”的共赢。

在现有法律框架下,信托公司和基金会在开展慈善事业时各自面临发展中的问题,如信托公司无法直接开具捐赠发票,而基金会则无法实现破产隔离功能。但若双方携手合作,信托公司负责捐赠资金的管理运作,基金会负责慈善项目的具体实施,则不仅能使问题迎刃而解,还能充分发挥双方的专长,使慈善资金在保值增值及有效运用之间实现无缝对接和有机协调。

3、以慈善信托为载体,“信托公司+基金会”的业务模式大有可为。

201691日《慈善法》生效以来,先后有多家信托公司成立慈善信托,首批成功备案的9个慈善信托中,就有8个采用“信托公司+基金会”的运作模式。在这8款慈善信托里面,信托公司均作为受托人,基金会则基本扮演慈善项目执行方的角色,少数基金会还承担了委托人的角色。相信在未来,以慈善信托为载体,“信托公司+基金会”的业务模式必将成为慈善事业开展的主流方向,推动中国慈善事业发展进入一个新的阶段。

(作者:风险管理部 陈娴 邱贤丽)


 



[①] 据《基金会管理条例》,设立全国性公募基金会的原始基金不低于800万元人民币,地方性公募基金会的原始基金不低于400万元人民币,非公募基金会的原始基金不低于200万元人民币;原始基金必须为到账货币资金。

[②] 我国尚未建成统一的基金会信息披露系统,而基金会中心网上也并非收录了所有基金会的数据。